6up扑克之星下载安装 | 首页

服务咨询热线:

0533-2081090

6up扑克之星下载安装 | 首页

地址:山东省淄博市张店区沣水镇  

联系人: 张经理

传真:0533-2081090

邮箱:98765445@163.com

李小加:香港仍然能对中国发展发挥不可替代的

  香港仍然能对中国的发展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这主要是凭借香港强大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对中国经济发展的“血液”功能。

  观点地产网讯:6月5日,香港交易所行政总裁李小加发布最新一则网志,题目为“关于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些浅见”。

  观点地产新媒体查阅获悉,在李小加看来,香港仍然能对中国的发展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这主要是凭借香港强大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对中国经济发展的“血液”功能。

  在这篇网志中,李小加一共回答了四个方面的问题,包括香港为什么能够保持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全国人大有关港区国安立法的决定会不会影响香港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美国威胁要采取对港“制裁”行动会不会影响香港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以及克服眼前的挑战之后,香港还可以如何努力来巩固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

  香港市场的“输血”功能始于中国传统企业上世纪90年代中期前赴后继地在港上市筹集资金。目前有超过1260家内地企业在港上市,总募集资金超过6.7万亿港元,总市值达到26万亿。

  同时,经过不懈努力,香港交易所推出了助力新经济发展的重大上市制度改革,为香港市场注入新经济的DNA。短短两年里,共有87家新经济公司成功上市,包括越来越多海外上市的中概股回归,累计集资超过3000亿港元。

  香港市场的功能从初期主要“输血”逐渐升级为“造血”,则始于近年沪港通、深港通与债券通的推出与迅速发展。通过互联互通,香港市场将外来“血液”北上引入内地市场,又让内地资金南下按国际规则投资港股,大规模的双向流动必将深度优化内地的“造血”功能,大幅促进内地市场国际化进程。

  截至今年5月底,沪港通南北向累计总成交36万亿元人民币;债券通达成交易超过5.7万亿元人民币。

  这种新的“造血”功能是基于发挥一国两制独特优势基础上的互联互通机制,以最低的制度成本形成了本地托管、净量结算、资金闭环、监管互助等一系列制度安排,实现了两地不同“血液”在不同制度下的有效转换,让它们既可完全按国际惯例和市场原则自由流动,又能防范资本大进大出。

  对于全国人大有关港区国安立法的决定会不会影响香港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李小加表示,这个问题的答案是否定的。原因主要有国安法是针对特殊问题且适用范围清晰及有限的特殊立法;“一国两制”符合中国发展的根本利益;国安法的推出完全不改变香港国际金融市场的特殊功能与作用。

  此外,对于美国威胁要采取对港“制裁”行动会不会影响香港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李小加认为,美国针对中国与香港的一切敌对政策,追根溯源,大部分来自于美国国内政治需求。无论有没有国安立法,香港都很容易成为美国针对中国的政治筹码。我们必须也只能用平常心来冷静应对。

  李小加称,经过仔细分析,似乎大家普遍的共识是美国即便真的宣布取消香港的特殊贸易地位,对于香港的影响其实也是有限的,不会过多影响香港的整体国际竞争力。

  正如财政司司长陈茂波上周在网志中所述,过去十年,香港是美国最大贸易顺差的单一经济体,每年香港本地制造并出口到美国的货物,只占本地制造业的不到2%,货值占本港总出口不到0.1%。香港一向以转口贸易为主,占总出口量的99%,而转口贸易根据地域来源原则征税,不受惠于独立关税区地位。

  在高科技出口方面,高端敏感的设备和技术一向也不容易从美国进口,其他的技术香港或可在欧洲或日本等市场找到替代。人员进出方面,香港单方面给予美国护照持有人免签证待遇,而香港护照持有人并没有获得同样免签证进入美国的待遇。

  对于一个国际金融中心而言,最关键的要素包括资金和信息的自由流通、良好的法治、国际通用的语言、靠近大型经济体和充裕的资金等等。在这方面,美国应该很难在不严重损害自身利益的前提下通过“破坏”香港这些核心竞争力来实现打击中国的目的。无论美国做什么,它都不会改变一个事实:香港仍然会是中国最国际化、最自由、最开放的市场。这样的香港符合中国的利益,符合美国的利益,符合世界的利益。

  而对于克服眼前的挑战之后,香港还可以如何努力来巩固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李小加表示,放眼未来,除了进一步提升香港市场对中国资本市场的“输血”和“造血”功能之外,促进中国与世界之间的“血液功能互换”会越来越重要,即人民币的国际化。

  今天,内地市场的“血液”相对国际市场还非常单一和集中,持债远高于持股、持内远大于持外、持外债远多于欠外债。相对美国和日本等发达国家,这种状况与中国当前已经达到的经济规模和发展水平极不相符,应该慢慢反过来,即从债东变股东,从持外币债权变成欠人民币债务。

  然而,这种“债转股”、“內变外”、GDP向GNP的转换不会一蹴而就,人民币即使实现了完全的自由兑换,也依然会继续保持相当程度的审慎监管和不同形式的资本管控,但利用香港,这种转换就可以在一个透明、安全、可控的制度框架下启动和提速,为实体经济提供长期可持续的养分,并加快中国资本市场开放与人民币国际化的历史进程。正如上文提到,在“一国两制”优势下,香港在这过程中将能够更好地发挥其独特作用。

  总而言之,金融是血液,如果没有国家改革发展为心脏注入动力,血液就无法畅流中外;如果没有健全、国际化的“血液功能互换”,中国的金融体系也不可能真正融入世界。香港之所以能发挥此特殊功能,关键在于“一国两制”的成功实践。

  “一国”是中国信任香港的前提,“两制”是世界认可香港的基础。“一国”与“两制”相辅相成、缺一不可。只要“一国两制”能够在香港行稳致远,香港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就不会动摇。我坚定看好“一国两制”的前景,也坚定看好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明天。